一杯绿茶

混的很多我自己也记不住
长年躺尸活的像个僵尸
谢谢关注,感激不尽

【阴阳师/酒晴】论鬼葫芦的用处


※小段子,不成文,满足一下小心思罢了
※全部都是我的瞎想和游戏无关,看看玩就好了别当真

1.寮里的式神们都知道酒吞童子经常背着那个硕大的葫芦,也知道鬼葫芦里装的是清酿,没有哪个式神觉得那只葫芦是个活物,虽然葫芦底下的牙齿看着渗人而且时不时也张张合合几下。
鬼葫芦是个活物是什么时候传开的呢,大概要追溯到酒吞换了新皮肤了吧。鬼葫芦不能背着就直接丢晴明的屋子里,这么大个物件摆在哪都别扭所以晴明直接拖到樱树下面去了,为什么用拖呢,因为鬼葫芦重的可以。
大天狗给晴明送茶的时候觉得有些不对就在门口待了一会,就这么几分钟就让大天狗对酒吞的嫌弃升了几个度。鬼葫芦平放在地上,狰狞的牙齿微张夹着几张新写好的符纸,左右小幅度的摇晃着像是讨好主人的宠物,背对着大天狗的晴明不时会拍拍葫芦低声说着些什么。
大天狗端着托盘找到茨木,板着脸直接说:“下次直接对那个葫芦下手,酒吞童子之后再打。”“为何?挚友的葫芦不过是用来装酒和震慑那些小鬼罢了,与挚友交战才是我追随的目的。”“那个葫芦和他主人一样,是个闷骚,现在正陪着晴明呢。”“……”三分钟后“那个葫芦已经解决了。”“真快啊。”
真是喜闻乐见。

2.茨木童子比酒吞童子到阴阳寮早,收酒吞的时候晴明带着茨木一起去的大江山。
茨木周身的煞气和泛着紫光的鬼爪让那些鬼怪不敢近身,安倍晴明的处境就不那么好了。虽然身后有茨木跟着而且符咒也隔离那些心怀不轨的小妖,但是阴阳师身上纯净的气息和姣好的面容让大江山上的妖们像潮水般涌来。
维持符咒不需耗费多少灵力,但是时间长了晴明也有些吃不消。茨木童子上前一步打算把人直接抗在手臂上然后带到挚友那里,鬼手刚碰到晴明的肩膀茨木看到熟悉的鬼葫芦正立在两人面前。
鬼葫芦颠簸几下,壶嘴夹着用妖气凝成的玉牌掉到茨木手中,手掌用力把玉牌捏碎,片刻后茨木对体力不支的晴明说:“坐上去。”“什么?”“你坐上去,鬼葫芦把你带过去,这是挚友的要求。”
一次对战后茨木问酒吞当时为什么把鬼葫芦丢过来,酒吞喝了口酒看着樱树下那抹蓝色,“你带来这么一个漂亮的姑娘,如果被那群小妖脏了,那不可惜了?”

酒吞,你这话要是被晴明听到了是会被贴符的

评论(6)

热度(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