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绿茶

混的很多我自己也记不住
长年躺尸活的像个僵尸
谢谢关注,感激不尽

无题

※雷伊个人向
※遵循赛尔号游戏设定,雷伊是赫尔卡人造产物,为守护而生的产物
※随便看看就好

恒星发出的光照射这片荒芜大地,夹杂土粒的风不时略过身侧,金色指套因蒙尘无声嘶哑,叫嚣着试图发出金色的光。

这是第几个年头了?

年轻的守护者坐在最高的雕塑上,探出大半个身子盯着早已熟悉的土地。

没有东西,或者说除了赫尔卡原住生物外没有其他有生命体征的生物可以排解他的焦躁。

对,就是焦躁。

若是几十年或几百年,雷伊还耐得住寂寞,不厌其烦的在这颗被遗弃的星球上巡逻。但是整整一千年,那些机器人没有回来,兴许是再也回不来了,因为一个使命而留驻这颗失去动力的星球,冠以守护者之名看守这颗似乎没有什么价值的星球。

雷神之翼是极佳飞行辅助工具,但雷伊情愿用脚,这样才不会让时间显得微不足道。一步一步走过去,一眼一眼看过去,残损的建筑被风沙侵蚀,留下时间的痕迹。

雷伊觉得自己也要随着这颗星球荒芜下去。人造体内没有心跳,所以无法用跳动感知活着的存在;遗弃星球没有访客,所以无法用语言见证失落的文明。

语言系统要废弃了。

找到遗下的书籍,刚张口就被沙哑的声音惊到。

这是自己的声音么?

雷伊练习着说话,就像刚从实验室里走出的时候,对着古老的文字回忆自己的声音。

实力足够,足够自己离开这里。

大概又过了几十年,雷伊找不出值得自己继续留下的理由。

雷神之翼展开,悬浮在空中看一眼孕育他的星球。

什么时候回来呢?

几光年外的恒星依旧明亮着,毫无保留的燃烧自己放出光芒。

找到自己存在的意义就回来吧。

国庆别人发糖我写刀

【赛尔/莱雷】最后看到的是你烟火下映入繁星的眼
※首发贴吧,不喜勿入,谢谢。
※现代paro,软件公司测试主管莱x大学音乐教师雷
※盯着百度百科脑内一片空白,我是谁我在干什么
※并没有提到很多和工作有关的内容,关于疾病和职位如果有bug给我指出来啊谢谢各位。
※BE,BE,BE。国庆开心完了来口刀子咋样。
反正我已经死了。

1、
布莱克所就职的公司正在准备新的项目,虽然不负责程序编写,但是已开发应用的升级测试也让布莱克忙的不可开交。

“莱哥,新的界面设计我发到你邮箱里了,那我先走了啊。”魔花转过皮椅看向坐在长桌后的布莱克,屏幕里播放的视频所映出的光让他脸上的眼镜不时反光,“哦对了莱哥,一会可能有雨你最好早点回家,嫂子会担心你的。”
“…………嗯,一路小心。”显然是被称呼震到的布莱克沉默了一会儿,向拎起单肩包的魔花点头示意后点了新邮件做最后的审核。
等到完成核对保存数据关闭电脑时,布莱克发现对面的大厦顶部已经亮起了霓虹灯,心里默念着雷伊别又等他回来吃饭布莱克拿起钥匙进入电梯间。

雷伊和他的学生们道过别后收起了几张乐谱,他的又一批学生要完成毕业表演然后离开学校踏上自己的道路了。

把菜盛出摆在餐桌上顺便罩上防尘罩,厨房里熬的粥飘出诱人的米香。雷伊看了眼墙上的表,时针已经对准加粗的“七”秒针还在做着圆周运动。外面黑的有些早,靠近窗户的雷伊感觉今晚的空气潮湿了许多,微凉的风吹起脸侧略长的金发,雷伊觉得头痛舒缓了很多。
找了点素材大致定下结业曲的内容雷伊关上了电脑,像是有什么预感他慢慢走向玄关。按上把手的时候深褐色的防盗门也随之打开,忙碌一天的主管正站着门外。

“回来了。”“回来了。”
没有什么甜的掉牙的情话,只有多年以来积淀下的默契。
冰冷的脸上带出些暖意,手上的电脑包被拎过,布莱克踏进他的家,紧闭的门内是交握的两只手。

2、
其实两人向周围人宣布要共度一生的时候其他人是众脸懵逼的。
“……我、我以为会是盖亚教官来着,毕竟竹马竹马的,而且能把那么安静的雷哥惹炸也就我盖教官了。”来自某个不愿透露姓名的学员。
“布莱克?隐藏的够深啊,提防着盖亚结果把他忘了。看着挺老实的怎么把雷伊拐走的?”来自某位满脸黑线的天蛇集团副总裁。
“我没幻听吧,布莱克把雷伊追到手了?”某看似纯真实际白切黑的极限运动者咔嚓咔嚓几口咽下糖块,“……这比攀岩没带绳具还震惊。”
但是某主管表示真不是他自己打直球把人带回家的,明明是某教师自己先告了白他只不过顺势摸了戒指而已。
某正直的教师在一干学生期待的目光中有些尴尬的讲起自己是怎么脑袋一热告的白。

等等……你们主管都随身配备戒指的么?

3、
本来两人以为他们会这么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老的时候互相回忆这一生,但是事与愿违,意外就是这么随性,喜欢给你当头一棒让你咬着牙默默接受。

布莱克因为工作原因每天必然起的很早,但他发现最近几天雷伊起的特别早,早的有些离谱。
并没有想太多,直到第四天布莱克再次感觉到雷伊突然翻身起来跑进洗手间时隐隐察觉事情有些不对。
04:25
手机尽职的显示着时间,白色的数字刺的布莱克眼睛发酸。比前几天还早,今天连被子也顾不得盖回去了。布莱克穿上衣服走进洗手间,果不其然,雷伊正低伏在水池前,哗哗的水声中掺杂则着干呕声。

“去医院看看吧,就算没什么大病你也该体检了。”
布莱克揉着雷伊的太阳穴缓解他的头痛,借助早些年锻炼形成的微妙的体型差把雷伊圈在怀里。
赤/裸相贴的皮肤交换着彼此的体温,雷伊拉高被子遮住大半截腰,靠在布莱克身上他沉思片刻,“再等等,我的歌词就要写完了,你不也正忙着新应用的测试吗,不差这几天……”
“雷伊。”“嗯?”“我今天打了什么颜色的领带。”“深棕色……”“嗯。”
沉默着把雷伊的左手抬起,无名指上的戒指样式简单到毫无装饰,打磨光滑的边缘泛出床头灯的暖黄色。拇指摩挲着洁白光滑的手背,布莱克轻吻着雷伊的发丝,淡淡的柠檬香缓解他紧绷的神经。
雷伊调整姿势面对着陷入自我世界的布莱克,像是确定了什么,他慢慢吻上布莱克微凉的唇,没有深入只是单纯的贴合在一起。
立马回过神的布莱克环住被子下柔/韧有力的腰肢,张开唇瓣包裹另一张柔软的唇。
“我们做/吧。”
“为什么。”
“不为什么,总觉得染上你的温度会安心点。”
“……”

床头灯被关闭,深蓝色的窗帘唯有缝隙中不时透过车灯的光。一阵布料的摩擦声后黑暗中只有低声的呢喃、勾人的喘/息和两人猜不透的心思。

4、
雷伊提早几天进了医院,不过是被动/进/去的。

难得的周末,两人打扫着自己的家。
你端过新接的水、我递过拧干的抹布,一切都那么自然,就像白开水一样平淡无奇。
擦完洗手间的镜子,布莱克整理了下洗漱用具。刚刚挂上叠好的毛巾只听客厅里传来玻璃杯摔碎的声音,布莱克转身向门外跑去,结果看到的是倒在地上的雷伊的身影。

“很抱歉,但是请接受现实。”
白的刺眼的报告单,白的刺眼的床单和昏睡着的人苍白的脸。
握在手中的手轻颤了几下,布莱克撑起身体看向悠悠转醒的雷伊,双眼下是难以掩盖的青黑。
“你……”“我没事,睡一觉就好了。”
搬动床侧的把手调整床的高度,把混有消毒水和柠檬气息的枕头倚在雷伊身后布莱克侧坐在病床上,默默拿起桌上的苹果削起皮来。

“医生怎么说。”
年轻的教师看向窗外,天气晴朗,惠风和畅,有两只麻雀落到窗沿上抖了抖圆滚滚的身体。
“恶性,已经有扩散趋势。”
一整条皮落入纸篓,布莱克切下一块递给雷伊。苹果的气味散在空气中,新鲜水果的味道总能带给人好心情,但是此时此刻两人都没有心思顾及这个。
“我的电脑和包拿来了吗?”“你要这个干什么?”“学生的毕业典礼的曲子,我每一届都会给的。”“……你现在应该休息。”“我很快就能休息了……布莱克。”“……我给你拿。”

5、
布莱克离开的这段时间医生来过一次,也没什么好说的毕竟应该知道的和能预料到的就那么些东西。
雷伊提出遗体捐献时布莱克恰好拎着包进来,三个人六只眼有四只正遥遥相望。医生在两人之间徘徊了一阵叹了口气夹着病历离开了病房顺便拉走缩在门边哭的不成样的小护士。

“你决定好了?”“嗯……”“为什么。”“我想尽我所能去帮助别人,我也想让别人替我看看这个世界(还有你)。”
替他打开电脑放在桌子上,布莱克吻了吻雷伊的眼角,那张已有憔悴之色的脸上露出太阳般温暖的笑,纠缠在一起的手指像是被命运缠住了,挣脱不开也脆弱易断。
一间屋子,两个病人,三张稿子,四种情绪。

“布莱克……”“我在。”“带我去看烟花吧,就在两个月后。”“好。”

6、
雷伊已经看不清字了,但他还有乐谱没有完成。布莱克也抽不出空,应用到了收尾阶段,他只能每天医院公司两点一线,连睡觉也仅仅是在病床上浅眠。
那个哭的惨兮兮的小护士帮雷伊录入大半张乐谱,她弟弟是雷伊最后一批学生当中的一个,她想让这个年轻英俊的老师和她弟弟不留遗憾的离开。
但是……显然有一位是不可能安心的离开了。

布莱克急剧压缩时间,整个部门紧锣密鼓高速运行。总算撑过最艰难的时期,最后的整理工作手下人就能做的很好,布莱克放心的离开,他走得有些着急,拿着钥匙的手都在颤抖。
早上摔破一个杯子,总觉得有什么要发生了。

万幸,没什么事情发生。
“医生说我可以回家了。”“你觉得我还能撑多久?但是烟火肯定能看到的是吧。”“看不清楚有些可惜了。”
布莱克替他收起乐谱,看着那张没被填满的谱子他若有所思。
“雷伊。”“嗯,你在看谱子?”“剩下的交给我吧。”“难得啊,我们的音乐天才要给我编谱子了。”

对的,高中时期在某次活动上以一把吉他和动人的歌喉俘获全校大半学生芳心的是布莱克,不然你以为众里寻他千百度的雷伊是怎么一眼认定灯火阑珊处的他的。
所有人都觉得这么好的嗓子和编曲的天赋应该会进音乐学校大放光彩,结果却出人意料布莱克选了计算机系专攻程序编写而他们的风纪委雷伊则以优秀的成绩进入音乐学院并且当了老师。

虽说布莱克答应雷伊自己负责剩下的编谱但雷伊还是忍不住和他一起完成这项工作。
头痛、眩晕和不时的呕吐摧残着雷伊所剩不多的精力,他很想快点把曲子弄完让他的学生能多排练一会儿显然身体不允许他这样做。
重重摔进被子里时几天积攒下的压力瞬间爆发,雷伊倒吸着冷气蜷在床上流着无法抑制的眼泪,布莱克握紧他青筋暴起的手用满是温柔的吻安抚爱人。
他们时间不多了。

7、
雷伊的学生们并不知道他们体贴英俊的老师正在生死线上挣扎,拿到毕业典礼的曲子后他们带着兴奋排练起最后的乐章。

典礼很顺利的完成了,坐在后几排的雷伊和布莱克悄然离开,他们还有烟火要看。
坐在副驾驶的雷伊尽量看清窗外的景色,视力不佳再加天色已晚他的眼中只有模糊的色块。
山上的视野很广,正好能看清城镇的样貌。布莱克把外套披在雷伊肩头,右手握住那只戴了戒指的手,他们静静的坐着。

烟火表演开始了,各色的烟花在地面窜起然后直入云霄以最美的身姿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中,接连而起的烟花把天空点亮,当最大的那个烟花炸开时雷伊侧过身子看向布莱克。
他也在看他。
雷伊觉得这是上天赐给他的机会,布莱克海蓝色的眸子在他眼中是那么清晰。即便是映入夺目的烟花也没能盖住那双眼睛里复杂的感情。

烟火表演进入后期,天上的烟花减少了些。
雷伊往前靠了靠,他想在最后的时间里多看看这个牵着他手十年的人。
布莱克抚上爱人白净的脸庞,微凉的指尖被温热的液体带回些许暖意。
他低下身体,他侧过脸颊。
最后的烟花亮起时两人紧紧的贴合在一起,没有人闭上双眼,即便是绚烂的烟火也没法遮住他们之间最后的光芒。

8、
躺在床上时疲惫感袭来雷伊觉得眼皮发重。
布莱克把他抱在怀里默不作声,两只戒指贴在一起。

低声交谈着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左右,雷伊觉得自己精神好了许多。他撑起身体靠在布莱克的胸口,喘息一阵后他看着布莱克带上焦急色彩的眼睛。
“我喜欢你的眼睛啊,不论是夜色中映入繁星的眼睛还是被烟火照亮熠熠生辉的眼睛……”
“我爱你,虽然我陪不了你直到地老天荒……”
“别露出这样的表情啊,这一点儿也不像你。”

雷伊重新躺回怀里,耳朵里是布莱克规律沉稳的心跳声,他很安心。

“晚安,布莱克。”
“晚安,雷伊。”
布莱克收紧手臂仿佛要把他嵌入骨骼挽留消失的温度。
“再见。”
“我们会再见的。”
布莱克吻了吻依旧温热的唇,拿起手机播出已经输入的号码。

9、
应用正式推出,受欢迎程度超出预算。上司觉得这可能得力于布莱克临时做的调整,因为新加入的乐曲的确有让人与之共鸣的魅力。

理所当然的升了职,布莱克申请到国外的分公司帮助软件的开发和销售。
飞机起飞时布莱克摸了摸心口处口袋中的玻璃瓶子,他的爱人长眠于广阔的海洋。他留下雷伊的一丝身影来铭记这段要回忆一生的爱情。

他们再无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