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绿茶

混的很多我自己也记不住
长年躺尸活的像个僵尸
谢谢关注,感激不尽

【网易阴阳师/all晴向】死亡三十题 3/30

※真·死亡三十题,至于会不会刀中带糖,那要看吾想不想不虐阿爸
※cp不注明,自己猜猜看,吾的段子很好猜的
※现paro与游戏都有,注意区分
※写完才发现这哪里是段子啊,吾、吾总是控制不住讲故事的心。

1、窒息
浅眠中察觉到附近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晴明摸出压在枕下的符纸,画着特殊符文的蓝色纸片在阴阳师的手中泛出浅浅的光。
一阵物体摩擦发出的窸窣声后部屋外的东西似乎是不见了,晴明收起符纸打算在天亮起前再休息片刻,可是突然缠住四肢的丝状物让他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抓住。
缠绕在脖子上的细丝渐渐收紧,在口鼻全被占据前晴明听到一个略带阴柔的声音,
“和我融为一体吧,晴明……”
意识中断。

2、校园枪击事件
青梅竹马的两人相伴着走过生命的前十多年,安倍晴明和源博雅不出意外的在同一所大学相遇。
安安稳稳度过了前两年,两人觉得之后的两年也会顺利的过去,然而上天似乎看不惯他们因此想要搞点事情,百年难遇的校园枪击事件就让这两人碰上了。
慌乱中博雅唯一能做的是握紧晴明的手,那只修长白皙的手此时手心全是冷汗。
快要到门口了。源博雅又握紧了那只手。
身后突然受力,源博雅一个踉跄,握住的那只手也被这力道抽离。
回身寻找那个白色的身影时枪声随之响起,好像有什么东西倒下去了,源博雅觉得整个世界都变的昏暗了。
手中传来的温暖唤回了博雅的意识,留着白色长发的美人正拉着自己的手朝门口奔跑。
黑衣持枪的特警将学生们与学校隔离开,倚靠在一起的学生中传出不同的抽泣声。博雅紧紧抱住晴明,坚强的汉子此时眼角含着泪。
我们都还活着。相拥的两人不约而同的发出声。

3、过敏【内容和题目并无关联系列_(:з」∠)_】
不知是不是往日接触的阴气过多的缘故,强大的阴阳师患上一种不知名的病。
最初只是食欲不振,式神们只是认为阴阳师太过疲劳。随后开始排斥一切食物,甚至只是轻轻碰触就会引起阴阳师极大的痛楚,式神们开始四处寻找解决这种病症的方法,无一例外,都是没有。
“晴明连茶也喝不下了。”手持纸伞的少女担忧的对身旁的白藏主说。
连日的无法进食拖垮了晴明的身体,晴明只能躺在被褥里忍受体内阵阵传来的针刺感。
式神们不敢离晴明太近,因为仅仅是牵个手就会让阴阳师的身上冒出状入樱花的红色斑纹,美丽的樱花印在白皙的皮肤上让人赏心悦目,如果没有随之而来的高热和昏迷的话就更好了。
晴明的清醒时间越来越少,身上的红斑也不知何时自己冒了出来,但是高热的症状却没出现,式神们感到隐隐不安。
前来的鬼使兄弟和黑白童子一脸阴郁,鬼使白和白童子手中的招魂幡无风自摆,摇摆的方向正是晴明的部屋。
他们是来带走晴明的。院里的式神没有阻拦他们,或许是觉得这样做也许会让晴明彻底摆脱这种不知名的病的骚扰。
黑镰和招魂幡放在门外,门里是相顾无言的五个人,哦,快要是四个妖和一个魂魄了。
晴明抬起瘦削的手,鬼使白连忙握住,已经是和他无异的冰冷,但是握住手的那一刻晴明身上的樱花没有继续生长而是渐渐淡化,黑童子试探性的握住另一只手,樱花褪去的更快了。
晴明的呼吸也逐渐清晰了起来,眼中也多了几分神采。
招魂幡渐渐停止了摇摆,等在纸门外的式神们长叹一声。一切都结束了么。
纸门被拉开,式神们惊讶的发现除了四位鬼使外他们的阴阳师也走了出来,正带着虚弱的笑看着他们。
“你们试试接触晴明大人,带着最真挚的感情,这似乎对恢复晴明大人的身体有效。”
随着式神们的不断接触,晴明逐渐恢复了当初的风采。
“吾知道这是什么病了,嘻嘻嘻,说来也倒也和吾有点关系嘞,这‘相思蛊’易中却难……呃?”
巫蛊师疲惫的回到阴阳寮,一进庭院就看到了如此刺眼的场景。脸色还有些苍白的晴明走到正靠在墙上休息的巫蛊师身旁,借着姿势在巫蛊师白的吓人长的也吓人的脸上落下一个吻,“辛苦你了,巫蛊师。”
“嘻嘻,不辛苦,见到晴明大人这么有精神吾跑着一趟也值得了,嘻嘻嘻。”
心满意足的巫蛊师躲避着诸位大妖的攻击,背后蛊罐中的蛊虫低声尖叫也不知是惊恐还是兴奋。
眼角留下了淡淡的樱花印记的晴明一如既往的美丽强大,“过敏”反到让他多了点特别的魅力。因为式神们总会有种错觉,阴阳师一挥手就会有大片的樱花落下。
所以到底是谁中了“相思蛊”呢。

评论(5)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