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绿茶

混的很多我自己也记不住
长年躺尸活的像个僵尸
谢谢关注,感激不尽

【阴阳师/荒晴】预言

※荒晴(荒x晴明) 日常向,两个人(?)平平淡淡的日子挺有意思不是么?
※私设荒只记得自己因预言不准而被献祭给大海但是忘记了村民的模样和之前预言的生活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阴阳师、彼此和爱着他们的你

这是荒来到晴明的阴阳寮的第二周,也是荒和晴明这样清闲的坐在樱树下的第一天。
“荒啊,这么久没能来拜访你还请见谅。住的还好么?”俊美的阴阳师手中捧着豆绿色茶杯端正的坐在荒的右侧,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微笑。
“无妨,能被您如此重视我已经很满意了。”荒看着纷纷飘落的樱花,就像自己已然崩碎的过往一样,诞生于繁华之际,泯灭在美好之时。
晴明默默的替陷入沉思的荒续上杯中的茶,打量了一会儿那头反重力的斜飞黑发晴明往左边移了移。
“您愿意听听我的故事么。”
突然的出声勾回了晴明的神,坐在自己身旁的式神依旧是那副不食烟火的清冷面容但是那双掩藏着淡淡哀意的眼睛不禁让人浮想联翩些什么。
“我听着呢。”
“我是应人们的祈祷诞生于海洋的人,每天都在预言中度过的人。每一缕风、每一声鸟鸣都能给我新的信息,我也乐意将这些即将发生的事告诉给村民。”
“但是啊,海浪和风变了,它们不再愿意告诉我对于村民来说重要的事情。我的预言开始不准了,我试图和风交谈,风却告诉我我就不应该来这,不应该踏入这人世。”
短暂的沉默,荒抿了一口冷却的茶,长吁了口气,仿佛是要驱散什么抑或者是要从百年前的记忆中拉扯出什么。
晴明握住了那只冰凉的手,食指指腹上有一道浅浅的疤。荒也因为渗入心底的温暖悄悄勾起了嘴角,继续讲述。
“起初,村民们只是觉得我是太累了才会出差错。但是啊,预言的漏洞越来越多,我也难以从只言片语中猜测喜怒无常的大海。我被村民们打骂、呵斥,但我并没有想到他们会有把我送回大海的那一天。”
“虽然是神明的人间意识体但身体还是普通的肉体,伤痛是难免的。一个早上,我的手指被划破了,看着冒出的血珠我知道我的时间不多了。”
“整理了衣衫,洗去了脸上的浮尘,时间恰好足够。我被村民带到了我来时的海岸上,腥涩的海风给了我归属感。我慢慢走向深海,眼前被海水淹没,村民们的脸瞬间模糊了起来,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模糊了起来。”
生有金角的龙盘旋在身后,周身红鳞衬得阴阳师的御灵蓝的透彻也像那片海一样深沉。
示意两条龙可以随意游走后荒的龙“咻”的凑到雷帝身旁,侧着头用角亲昵的磨蹭那双形状漂亮的深蓝色龙角。
【真不要脸啊……】荒暗暗想到,这条龙可一点儿也不像自己那样沉稳到冷淡,【像是情窦初开的少年一样,看见心上龙就忍不住要靠近他。】
“海的愤怒直接传达到我的心里,等我回过神来,翻腾的海水怒吼着奔向岸上,吞噬了沿途的一切。我陷入了沉睡之中,直到你把我唤醒。”
荒的手上用了几分力,听到晴明的低声吸气才发觉那双白皙的手不知何时被自己握住,因为用力而泛出些红色。
荒好像明白了些什么,但又有些不懂。他盯着阴阳师的脸许久,直到盯的阴阳师从发怵到羞愧的扭过头时才明白自己是和那条龙一样遇到对上眼的人了。
爱情像一阵风,忽然出现,吹的人心里溢满了迷人的八重樱。
“晴明……”“嗯,什么?”“要听我的预言么?”
“这次一定是准的。”“好,辛苦你了。”
“我喜欢你。”
“?”晴明放下手中的茶杯惊讶的看着面前冷淡的人。
“我喜欢你,安倍晴明。这是我的预言。”
大胆的伸出手揽住晴明的肩膀时荒真的像他的名字一样慌得不行。没有反感的挣扎,晴明安静的倚在荒的胸口处,嘴角带着那抹若有若无的笑。
樱花落到两人的发间、肩膀,两条龙在远处倚靠在一起。荒觉得这就是人们口中说的幸福吧。
然而,这种温馨的画面没能持续多久,手持金色枫叶的小姑娘笑的天真。
“晴明大人是所有人的哦,每位式神不允许有过分的作为哟。”
“荒啊,准备好接受我们的浓浓爱意了没,惠比寿爷爷,樱花桃花早已经准备就绪了。”
“……”我的龙还没回来我能不打么?

评论(10)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