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绿茶

混的很多我自己也记不住
长年躺尸活的像个僵尸
谢谢关注,感激不尽

【阴阳师】殷勤昨夜三更雨

※性转桃花x晴明 死亡play
※服饰有改变,桃花性格要沉稳一些(也就是话少)
※熬夜打字不可取,情节混乱还请担待
麻烦点梗的姑娘自取(๑•ั็ω•็ั๑)这厢感谢你的点梗

一如既往的进入召唤室,熟练的念咒画符,蝴蝶一闪而过召唤阵中出现一个桃红色的身影,晴明看着身前穿着高脚木屐的式神,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我是桃花妖,桃花化成的妖怪,樱是我的好友。不过,正如您所猜想的那样,我是男性。”
眼前的少年身着桃色和服,勾边的棉帽低垂在脑后,脚下踩着大红厚底木屐,身高堪堪至晴明肩膀。嘴角扬起的恰到好处的弧度柔和了眼中的坚毅,生于双额的角到是显露出几分妖的俏皮。棕色短发安静的贴附在脸侧,宽大的振袖下掩藏着一双白皙的手。
折扇轻敲着左手掌心,安倍晴明沉默片刻后微笑着说到:“我是安倍晴明,欢迎来到我的寮,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结界里的日子总归是有些无聊的,在其他式神口中桃花妖大概了解了阴阳师的情况。
美丽强大,谦逊有礼,温柔的就像庭院里的那棵樱花树,虽然桃花妖并没有见过那棵四季不败开的绚烂的樱花树。
凑齐了觉醒材料和合适的御魂后晴明把桃花妖从结界里接了出来。嗑了几个达摩后桃花跟着晴明开始第一次战斗。
在尽职尽责的为队友回血的间隙中桃花妖侧着身观察被雷帝守护着的阴阳师。持符的右手在食指与中指间生有薄薄的纸茧,湛蓝的狩衣剪裁的合体,那对绣有月白鹤翼的宽大袖子随着晴明的动作不断摇/摆,桃花妖觉得如果没有“平安京的守护者”的身份眼前的人说不定真的会像仙鹤一样乘风而去。
世事难料,意外总是会在你最意想不到的时候跳到你面前狠狠的糊你一脸。
这次遇到的妖怪有些棘手,恰巧晴明身边带的是治愈系的新式神。
花之馨香、桃花灼灼,就算集中全部精力调动体内所有妖力桃花妖也只是维持着其他式神失血不会失的太快而已。
身旁的阴阳师此时显得很狼狈,狩衣上覆着大大小小的破损,梳理的整齐柔顺的白色长发被汗水浸湿有几簇贴在脸上。捏着符纸的手正难以察觉的轻颤,那双好似染了胭脂的唇也淡了几分。
“桃花,去前面替一下莹草,她的等级还不够,撑不了太久。”“可是晴明你现在……”“我无妨,还能坚持很久呢。”“等我回来……”
交替着进攻和回血,难缠的妖怪也被磨下不少血。但是妖怪们似乎发现相比攻击式神攻击那个阴阳师更加有效,不停的耗损自身生命向阴阳师投掷妖火。
即便有雷帝和五行结界阵的保护以及式神的回血,晴明也抵不住连番的进攻。体力和灵力的消耗让安倍晴明眼前阵阵发虚,掷出最后一张符纸后便抬手按住胸口静静的缓解身体的疲惫。
最后一个妖怪也被消灭但是桃花没有拦住已经丢出的鬼火球。一边慌忙转身向阴阳师跑去一边呼喊阴阳师的名字,看到的却是阴阳师倒下的身影和在原地升起的蓝色烟雾。
贴身而放的用妖力凝聚出的御守瞬间变的冰冷刺骨,桃花妖失神的看着阴阳师消失的地方,在失去意识前桃花妖想的是阴阳师温和的笑容和那双柔顺温热的手。

我的心意还未说出口而心上人却先一步离去。

我善于治愈却未能护住我心悦的他。

原本就话少的桃花妖变的更加沉默,寮里的其他式神只是看着那个清秀的少年一个人坐在樱树下,手里握着一枚印有桃花的御守。

“桃花妖……醒醒啦,已经天黑了……”
是错觉么?桃花妖觉得自己听到了晴明的声音,强强睁开眼睛视线还模糊的很,眼前的蓝白色块像极了那个人。
“桃花,清醒了没?”
桃花妖惊讶的看着眼前笑的温柔的阴阳师,随后鼻子一酸,桃花妖在眼泪冒出来前将脸埋到阴阳师的怀里。
“没事了,我还在呢。”“不是说了让你等我回来么……你……幸好你还在……”
桃花妖收紧环在晴明腰/间的手,阴阳师身上淡淡的松木香舒缓了今日紧绷的神经,“为什么现在才出现?”
“恢复身体也需要时间啊,就算用纸人代替我承受了那颗鬼火球我也已经是精疲力竭了啊。”
桃花妖站直了身体,眼眶还泛着红。执起晴明的手和自己的十指交错,粉红色的御守在两只手之间荡来荡去。深呼吸后桃花妖抬起头与晴明四目相对,眼中满是初见时的坚毅以及占/有/欲。
“安倍晴明,我曾经疑惑樱为什么会爱上一个人类,现在我明白了。”
“我喜欢你的笑容,喜欢你身上的松木香,喜欢你写咒文时专注的样子,喜欢你战场上流畅优雅的身姿。”
“我心悦你,安倍晴明。”

评论(6)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