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绿茶

混的很多我自己也记不住
长年躺尸活的像个僵尸
谢谢关注,感激不尽

点梗/死亡三十题

7、狩/猎游戏
※夜叉x晴明,有少许all晴成分在内
※狩/猎/者晴明,“猎物”夜叉。这里的晴明性格偏向黑+白的融合体,会说出一些直白的话请包涵。
※现paro,警fei
※私下里认识的警fei就问那些即将被抓的小弟心累不心累

想在“地下城”活着是件难事,进了“地下城”就是踏进半个地/狱的人,无论你之前身世怎样的光辉,一旦进到那里你就必须遵守规矩从头开始。凡是能在那里闯出自己的一片天的都是从血/池里挣扎着爬上来的,但是总会有那么几个例外,我之后会告诉你。

晚间的平安京被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灯火阑珊的都市生活,另一部分则是由枪huo和鲜血织就的地下世界。
无论世界多么令人作呕,总要有人维持秩序,安倍晴明就是其中一员。
熨烫平整的警服衬得双腿修长、腰杆笔直,把一头银发扎紧,警帽和白手套也同样一丝不苟的戴好,晴明警官开始一天的事务。

局长有意把他提到自己的位置上来然后他自己退休养老,但是几次三番没磨动晴明也就乖乖在局长的位子上坐着。
晴明在局里算是官职不低的,日常的出/xun、fang民也用不着他做,但是这个警官比较亲民,亲民到啥事都忍不住帮一把手。跟他一起工作的警员说不是他们不努力,而是怕自己给警官帮倒忙。

别以为晴明是个禁yu的主,他也是会享受生活的人。当然夜店这种地方进去就是办公,晴明更偏好在咖啡厅和安静的酒吧消磨没事做的时光。
大江山酒吧的老板和副老板也是了不起的人物,外人只知道他们的代号是酒吞和茨木,真实姓名连和他们交好的人也不知道,估计自己也不记得了吧。晴明有时间会去那儿坐坐,点杯低度的酒和老板他们聊聊天,店里的客人也不去打扰,因为他们知道这个时候两位老板和调酒师最不好惹。

随着一阵铃铛清脆的响声,调酒师转身调配熟悉的酒。
晴明不紧不慢的走到吧台前坐到自己的位子上等着酒递过来。
“这次来的有些晚。”荒切下一片杨桃插在杯子上,把鸡尾酒递给晴明,“你的蓝色夏威夷。”
“路上堵了会儿车,不然就能早点到了。”并未急着品尝,晴明把鸡尾酒推倒桌子中央,“他们呢?那边最近没出什么乱子吧。”
荒整理好调酒的工具,看了眼腕表,“最近还算太平,有几个闹事的他们自己解决了。酒吞和茨木也快回来了,再等等。”

有些人就是不经念叨,荒和晴明还没聊上几句酒吞他们就从后门进来了。
“晴明,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有那家伙的消息了么?”
“晴明,你一来就问这个,不先问问我们去干嘛了么?”酒吞接过荒递过的伏特加,开了瓶盖灌下一口。
“仓库,跑马场,阶梯。你们能去哪?”冰块化了大半,晴明喝下冰凉的鸡尾酒,“看样子你们碰上了?”
“嗯,吾和吾友刚回去没多久就碰到夜叉那小子了,他让我们把这个交给你。”茨木递过一个牛皮纸包的包裹,晴明颠了几下听到里面有玻璃碰撞的声音,“呵,他也是能干,这东西都能带出来。”
“我先回去了,等这档子事办完我们再聚。”看了墙上的表,时针已经走过一大格,晴明拿起包裹准备回去。
“之后再聚,我可不会绕过夜叉那家伙,老子可算是受够他了。”
“回见。”荒拿过酒杯,喝掉剩下的半杯蓝色夏威夷,毫不介意酒吞和茨木能杀/人的目光。

——铺垫好烦,我们直接跳到后面——
晴明没带多少人,但是人少精悍,源家少爷带着一部分人清理枝干,晴明他们则负责追捕夜叉等人。
乍一看源博雅的队伍任务挺轻,但是别忘了,“地下城”四通八达,更何况像夜叉管理的这样的大规模据点肯定不会只有一个巢穴,手底下的弟兄又不是吃干饭的废物,四散着逃跑,捕捉范围呈几何倍放大,打扫现场也费劲的很,博雅他们根本停不下脚。

再说晴明这边,几个人分工追捕几个头头,很凑巧晴明追的就是“黄/泉之流”的头目夜叉。
与大江山酒吧的那几位相似,夜叉是也凭自己的本事在“地下城”打出一片天的。从地位较低的混/混,到现在排名第二的团体的头目,夜叉什么都见过,什么也都经历过。不知道是不是小时候受过什么刺激,夜叉的穿衣品味差的不行,要他的兄弟们来说就是光凭衣服就干/掉对面一半火力。

单手撑住栏杆,夜叉翻身越过平稳落地。几步助跑,右脚踏在矮墙前的铁皮箱子上,左脚蹬住矮墙飞身越过,沾了泥土的鞋底留下一个较清晰的脚印,闻声追来的晴明只看到一道紫色的身影。
边解着纽扣边搜寻夜叉的身影,把帽子丢在旁边一堆摞起的啤酒瓶子上留作标记。除去紧身收腰的警服后晴明的动作明显加快,听着声音穿过堆满杂物的小巷,白净的脸上不知被什么抹上一道黑痕。
停在一个十字路口,晴明慢步走到中央辨别方向。品质恶劣的灯泡发着黄光,歪歪斜斜的照着其中一个路口。突然,易拉罐踩瘪的声音传出,晴明直接奔向路灯。借着倾斜的灯柱攀上砖墙,但是抬手按在墙上时手掌传来刺痛。顾不得那么多,晴明翻过墙头恰好捕捉到飘动的紫色衣角。
拔出腰后的枪,扣动扳机制于脸侧,晴明慢慢靠近较为光亮的地方,紫色的衣角不再飘动。快要接近时旁边落了灰的木门突然打开,晴明被人拦腰拖进屋里,木门又悄无声息的关闭。

“安静……那群家伙正在外面找你们呢……”
压在身上的人凑到晴明耳边低声细语,估计是察觉到晴明张开的嘴,毫不留情直接吻/上,唇/瓣相接堵住晴明即将出口的疑问。
金色的眼睛紧紧盯住铁门,等到外面的sao动停下后夜叉才放开晴明。手中一阵黏ni,凑到面前夜叉闻到一股血/腥/味。
“你手伤到了?”不由分说,夜叉拉过晴明的手借助窗缝透过的光看到嵌在掌心的玻璃胸口一闷。单手扛起晴明走到一处暗门,暗门后是一个和外屋差不多大的房间,里面设备齐全还备有一个小型浴室。
把晴明放在单人床上,夜叉拿出酒精、碘水、镊子和酒精棉,单膝跪在床前开始清理手上的伤口。
“墙上有玻璃……我按到上面了……”“……”“要不是追你,我才不翻墙呢……”“怪我?”“……嗯”
缠上纱布,夜叉起身走到浴室,不一会儿就传来一阵水声。
“你先放开,我能走路!”没等晴明反驳完就已经被抱到浴室丢进浴缸。夜叉握住晴明受伤的左手腕拉高手臂,左手蘸水抹去晴明脸上那道明显的黑痕。
jing裤被水浸透裹在腿上,身上的白衬衫被慌乱中碰开的花洒打湿。夜叉连忙关闭花洒,转过身不去看带着色qing意味的狼/狈的晴明。
“你倒是把我的手放开……”晴明晃了晃包着纱布的手,右手则费力的去解衬衫。
透过衬衫可以看到粉nen的ru头,半透明状的衬衫贴在身上实着难受。
夜叉一本正经的去解扣子,帮晴明脱掉湿透的衣服后就离开了浴室。

晴明清洗完毕后发现屋里只剩他一个,床上放着干净的衣服,上面放着他的枪。
“原来夜叉也有正常的衣服啊……”
耳朵凑到门边,外面没有动静,缓慢的打开铁门把枪口对向街道,确认无人后晴明闪身出去也不忘记把铁门锁死,这是夜叉第15个临时居住点。

第二轮追逐开始。

仓库:军※库   跑马场:混~聚集地  阶梯:进入地下城的入口

不知道算不算是写完了,暂且到这里,以后有时间就再接下去吧。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