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绿茶

混的很多我自己也记不住
长年躺尸活的像个僵尸
谢谢关注,感激不尽

【阴阳师/姑晴】蓄谋已久

※又是文不对题系列,题目瞎取的
※姑获鸟x晴明,无性转
※私设晴明小的时候是个狐崽而且遇到过心理正处于脆弱时期的姑姑
※希望能给一些评论,指出我的不足啊……

姑获鸟是寮里资历最老的式神,上能斩麒麟、砍石距,下能带孩子、喂狗粮,是除了晴明外第二个把寮里里外外摸得清楚的妖。
晴明的记忆里只有召唤到姑获鸟以后的部分,但是历经岁月磨练的妖怪却对这个温柔强大的阴阳师印象很深。

姑获鸟是失去孩子的母亲的怨气凝聚成的妖怪,对每个被遗弃的孩子都报以同样的母爱。这个可怜的妖怪救济着那些孤儿,但收获的往往是已经懂事的孩子冷漠的目光。
姑获鸟左/翼搭在腰间的伞剑上漫无目的的走着,此时的她不知是否应该继续帮助那些孩子。她很累了,即便是最温柔的母亲也经不起一次次的打击,而姑获鸟坚持了一百年。
“索索”、“索索”
姑获鸟转过头看向那座已有破败之意的房子,借助妖力可以看到里面有个小家伙在跑来跑去。
【不是人类的孩子……】
姑获鸟走向那座房子,推开院门,不出所料看到一个白毛团子站在院子里。
显然小家伙被吓到了,头顶上的耳朵竖的笔直,长有柔软毛发的尾巴炸起。
“你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姑获鸟蹲下身子顺便把伞剑立在门框上,右/翼支起巨大的鸟脸面具露出乌鸟的面貌。
“你……你见过我母亲么?”小家伙战战兢兢的转过身子面向大妖,也许是察觉到她并没有恶意就慢慢放松下来。
这放松是好事,但结果有些不好。
姑获鸟眼看着面前的小狐狸眼眶慢慢变红,眼角挂着泪珠摇摇欲坠。母性激起,姑获鸟不禁凑近小狐狸,小心的用羽毛擦去泪珠低声询问:“你记得你母亲的样子么?”
思索半天也没能描述出母亲的样子,小狐狸又急又难受,眼泪也啪嗒啪嗒的落下。
“我、我不记得……母亲走后我就记不起母亲的样子了……”
“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么?”
“童子丸……我记得母亲是这样称呼我的……”
“吾名为姑获鸟,我可以帮你找你的母亲……”姑获鸟摘下面具,左/翼的羽毛轻轻抚摸童子丸的头顶。
“那……麻烦您了……我能为您做些什么么?”小狐狸伸出一只手摸了摸头顶的羽毛,“您看起来很悲伤……我想做点什么来帮帮您……”
姑获鸟感觉一阵心酸,她不记得多久没有听到小孩子对她说出这样温情的话了。
羽翼收拢把童子丸圈在怀中,姑获鸟咽下喉中的哽咽说到,“可以让我暂住一段时间么……我想照顾你……我的孩子。”

没有什么任务的时候姑获鸟总会回忆过去的事。也不用别的式神陪着,她一个人坐在长廊上望向远方,一坐就是一下午。
她记得自己和童子丸生活的场景,那是她为数不多的温馨的回忆。
小狐狸很能/干,能带着姑获鸟钻进后山采摘野果,能在夜晚到临前把院里的水缸填满。
起初姑获鸟是拦着的,她看不了这么小的孩子就要不停奔波,但是童子丸告诉她只要能陪陪他教他些保命的技巧就足够了的时候,姑获鸟只能淡然接受现实。
童子丸的悟性很高,而姑获鸟只是教他基本的招式,她不想让童子丸接触过多有关妖的部分,她觉得童子丸应该会成为一个融于人类社会且有着呼风唤雨能力的人。
但幸福的日子总是这么短暂。
一日姑获鸟返回那座老宅,眼前的景象令她震惊。
院墙被熏的乌黑,木门只有一半堪堪挂在门框上,里面的房子也瘫倒了大半。
健步冲入院中,眼前的只有废墟,全然没有童子丸的气息。
姑获鸟找了很久,她不死心的一遍遍搜寻童子丸的身影。但是结果只有一个【什么也没有】
已经能短暂幻化出人形的姑获鸟向附近的居民打听房子的事情,东拼西凑出事情的经过。
平安京的阴阳师说这间老宅聚集了很浓重的妖气,需要彻底摧毁才不会危及到附近的居民,于是施以咒术净化然后烧掉了老宅。
姑获鸟向每个人询问是否看到一个年纪不大的孩子,结果都是没有。附近的居民不解的看着那个面容精致的女子失神的望着那座烧毁的宅子默默的流泪然后带着一把伞剑离开。
人群里有一个小男孩低声嘟囔,“我倒是看到一只白狐狸跑出来了……”
可惜没有人理会这个孩子,不一会儿人群便散尽,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姑获鸟抬起羽翼拭去眼角的泪,虽然已经能长久的幻化为人形但是一双羽翼怎么也变换不出人手的模样。
姑获鸟看着不远处背着夕阳的阴阳师,曾经的孩子成长为她期望的模样,俊美无双又温柔强大,能成为他的式神姑获鸟觉得这就是她莫大的幸福和荣耀了。

阴阳师挥出符纸的样子带着凛冽,像是三月的风,潜藏着暖意表现出的却是刺骨的寒,与姑获鸟挥出伞剑的样子有三分相似。
姑获鸟默默守护那个她疼爱的孩子,她用伞剑击退身前的敌人,用母爱修建破碎的寮,她想晴明能再像之前那样柔柔的叫她一声“姑姑”,但她更希望现在的大阴阳师能更加刚毅些,好弥补他缺失的部分。

即便是大妖也会有出差错的时候。此时姑获鸟的伞剑满是小妖被消灭留下的瘴气,身后的阴阳师也露出疲惫的表情。
小妖不足为惧,但是车轮战量谁也消受不了。好不容易打出一条通路,姑获鸟急忙拉过晴明的手冲向缺口却忽略不远处正冲过来的长满獠牙的小妖。
“姑获鸟!”
姑获鸟还未反应过来就被大力推了一把,脚下踉跄几步堪堪站稳。再度持起伞剑,回头看到的是跪在地上的阴阳师和撕咬着手臂的小妖。
姑获鸟眼前一阵恍惚,脑中只剩晴明瘫倒在地无力的身影。砍瓜切菜般斩杀其余的小妖,展翅挥去浓郁的瘴气,姑获鸟还记得瘴气对人类有极大的伤害。
碧绿的双眼化为妖瞳,称以脸侧墨绿色的血液在夜间发出骇人的光芒。
伞剑背在身后,姑获鸟抱起昏迷的阴阳师返回阴阳寮。返回的路异常平静,沿途的小妖们想要窥伺姑获鸟怀中人的容貌却被突然施加的威压碾碎。

姑获鸟很久没有这么生气过了。修补破损的伞剑,打磨变钝的玄铁尖,姑获鸟一言不发,也不去理会身上的伤口。
等到桃花妖和萤草走出晴明的部屋向式神们宣告自家阿爸并无大碍休息一阵子就好时,姑获鸟才散去周身的妖气,脸上露出难得的笑容。

“姑姑……我自己可以的……”
晴明无奈的看着姑获鸟再次挡在身前麻利的斩杀各路妖怪,手中的符纸拿了半天也没来得及丢出。
“吾会护你周全……”姑获鸟收回伞剑,站到晴明身边,“你的前方吾会替你开路,你只管继续前进。”
“那……”
“晴明大人的身后有我们呢!”莹草晃了晃巨大的枫叶,吸血姬逗弄着身旁的蝙蝠。
阴阳师打开纸扇遮住下半张脸,扇后是难以压制的笑,“那么……谢谢各位了。”

评论(4)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