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绿茶

混的很多我自己也记不住
长年躺尸活的像个僵尸
谢谢关注,感激不尽

【all晴/死亡三十题】

22、冰箱【依旧是现paro,毕竟平安京没有这玩意】
※私设茨木的手臂还在就是不好使,毕竟只有一条手臂对于夕阳红(x)公寓的人来说还是有些惊悚
※人物关系大概是   酒晴←茨 ,本篇前半部分着重茨晴,结尾部分为隐晦的酒晴。
※茨木原来也是警局的,是酒吞的得力助手,但是因为手臂的缘故离开了当了个公司白领(←转变多大啊)
※里面的内容都是我瞎编的,有错误请之处,谢谢各位


在邻居们眼中,那个住在0221白头发有些残疾的小伙子是个特别老实的人。
一米八的个子,坚持健身腹肌分明的身材,英俊的容貌和自称是一时冲动染的白发吸引了公寓里和公寓外不少小姑娘的目光。
“就是有点傻,我怀疑天照大神把他的心眼都拿走了。”某灯一本正经的说到。
茨木是前不久租的这套房子,看房子的时候茨木硬把酒吞拖了出来,说是让他散散心。里里外外瞅了几遍,依旧是阴沉样的酒吞说出了这几天的第一句话,“他也会喜欢这间房子。”

在公司的宿舍里收拾了一通,茨木发现他的东西少的可怜。拿走压在枕头下的照片,茨木先去了一趟警局,他要给酒吞也送把钥匙,“挚友,你说那件房子有晴明的感觉,你闲下来就去坐坐吧。”
跟看门的小哥聊了几句,上楼时顺便替住在楼下的阿婆扛了大米,茨木有些疲惫的回到那间属于他的屋子。
门还锁的好好的,家里也没有外人进来过的样子。
像往常一样煮饭、洗澡、整理文案,墙上的电子表显示21:30时茨木关了客厅的灯,转身进了卧室。
卧室很大,茨木把主次卧室打通连成一间,里面除了一张双人床、一张靠窗的办公桌外,正对着床的是一个冰箱。
说是冰箱,但未免太长高度太低,更像是医学院里冷冻尸体的那种柜子。
此时茨木的眼中满是欣喜,加快脚步行至冰箱前。柜门打开时钻出一阵白雾,屋子里顿时冷了许多。
茨木扇去柜中多余的白雾,那只残疾的手缓缓抚上柜中人的脸。温热的手指下是僵硬冰凉的脸,眼角的桃红和覆上一层白霜的红唇给人一种只要把他扶起就能看到紧闭的双眼下那双淡蓝色的眼睛和足以融化寒冰的微笑的错觉。
像是感觉不到低温,茨木俯下身子把唇贴上他的额头,炽热的气息融去些许白霜。缓缓向下移动,眼睑、鼻尖、脸颊,最后是唇瓣,张开口含住上唇用舌尖轻/舐。
茨木恋恋不舍的合上柜门,透明玻璃下他还在沉睡。
又是安全的一天。

酒吞的案子依旧没有大的进展,就当所有人都打算放弃时出现了转机。
有人以安倍晴明的身份发了短信,通过定位,发送地点显示在茨木租房子的公寓楼附近。
去的人不多,只有酒吞、青行灯、一目连、荒。上楼时皮鞋和高跟鞋敲击大理石地板的声音让除酒吞外的人觉得阵阵心惊,好像有什么不得了的事要发生。
打开0221的门,酒吞把其他人拦在屋外,他看到了站在卧室门口的茨木朝他打的手势。
酒吞隐约觉得卧室里就藏着他的答案,没有停顿直接推门进去,他看到茨木单膝跪在一个不断溢出白雾的柜子边上,满脸温柔的朝柜子说些什么。
往前走的时候酒吞的身体还在颤抖,看清柜子里的物体后反而冷静了下来。
里面睡着的是安倍晴明,是酒吞一直在找的人。
白发梳的整齐,晴明身上还穿着失踪那天的白衬衫。左手无名指上是酒吞送他的戒指,如果不去在意手腕处被刀划开后先在泛出紫色的伤口,你会觉得他只是在沉睡。
“我给他下了安眠药,睡着的时候割的腕,他走的很安心。”茨木合上柜门,笑的和往常一样带点傻气的自然,“挚友啊……你打算怎么办呢?”
“我会放过你,晴明不愿意看到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出事。”酒吞抬手把西装外套丢到床上,握紧的双拳直接朝茨木的脸上挥去,“不过你也别想好过,茨木童子。”

一目连他们守了有大半个钟头,听着里面拳头相撞的抨击声从轻变重然后渐渐消失。
门打开了,脸上挂了彩的茨木拉着一个不大的手提箱走了出来,随后酒吞站在门口目送他离开。
“在叫几个信得过的,把冷柜搬走……”酒吞擦去嘴角流出的血,五指收拢理了理一头凌乱的红发,“小心点,晴明睡着了。”

评论(1)

热度(80)